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岁月沧桑话愚园(四)
责任编辑:曹福华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11-15 11:18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曹福华


子承父业风雨路


清光绪十八年(1892),因积劳成疾,且又为徐州矿务操心过度,胡恩燮在南京逝世,其嗣子胡光国继承父业,成了愚园的第二代主人。

胡光国(18451924),字碧澂,号愚园灌叟,原为胡恩燮的嫡亲外甥。胡恩燮《患难一家言》曾云:“国光,余姊之子也。时年十四岁,性孝友,虽弱龄胆气过人,遇事踊跃,余甚器之,卒令入继者以此也。”他所说的“虽弱龄胆气过人”,便是指咸丰十年(1860),少年胡光国孤身一人前往捻军活动频繁的清江(今淮安),将生母全家接归吴兴(今湖州),使姐弟阖门团聚,相濡以沫于乱世。

与其父一样,胡光国也是清末洋务派亦官亦商的实业家。或因自 幼得严亲庭训、诗礼传家的缘故,青年时期的他,便有“当世瑰玮之士”的称誉。当年胡恩燮受左宗棠之命承办徐州利国驿煤矿后,胡光国也被授以“提调矿务”之职,协助其父管理生产经营。让他意外的是,胡恩燮去世不久,利国驿所产煤炭因“煤质较轻,未合烧焦之用”,不能炼铁,故销路不畅;而后续资本金的严重不足,使之无力更新设备,更是制约了企业的发展。面对如此现状,胡国光只能将苦心经营十年的矿权转让给粤商吴味熊。此后数年,他一直从事泰州分司运判(清代盐税征收官吏)事务,宦游于淮扬之地。光绪三十二年 (1906),接手利国驿煤矿的粤商吴味熊因病去世,翌年秋,该矿经营权再度落入胡国光手中,直至清末。


铭泽堂(愚园接待宾客之所,史上曾接待过李鸿章、张之洞等人)


胡光国继承家业之初,愚园仍为金陵胜景,风光不减当年。是时, 晚清重臣、洋务派后期领军人物张之洞(18371909)曾两度署理两江事务,闲暇之余,他颇喜探幽访胜,凭吊古迹,其间多次造访过愚园,并留下《胡氏愚园》诗以纪游。其诗云:“甲第什百区,充塞冶城中。云是大将军,一堂役万工。土木朱紫衣,歌舞玻璃钟。佳哉婺源叟,独以园地雄。浩渺起鸥鹭,心落沧州空。抚此徘徊石,顿思相赏松。池东有润壑,画意参荆钟。池西多嘉实,霜余缀青红。我来值零落,埽除儿童惊。无人亭黯敝,不减花尨茸。独有赏会处,不与众人同。”



宣统元年(1909),愚园举办了一场足以媲美兰亭流觞的人文盛 会。是年仲夏,晚清大诗人王湘绮(18331916)游金陵,时寓居江左的诗坛巨擘陈散原(18591937) 携江阴缪荃孙(18441919)、汉寿(今常德)易顺鼎(18581920)、兴化李审言(18581931)、扬州梁公约(18641927)、清河吴季实(18691920)、仪征刘师培(18841919)、丹徒(今镇江)柳诒徵(18801959)等十余位饱学名士,在愚园雅集,设宴为诗坛盟主洗尘。一时间,良辰美景地,谈笑皆鸿儒。

然而,动荡的时局,往往会让实业家的雄心梦想成为泡影。宣统 三年(1911),岁运辛亥,武昌起义爆发,史称“辛亥革命”。不久,革命烈火势如燎原,旋推翻帝制,建立民国。胡光国身为旧朝官吏,目睹国家政体风云突变,自难免忧心忡忡;而命途多舛,风雨飘摇,使得原本在经营上举步维艰的他,便再也无心经营利国矿务,遂于民国元年(1912)将矿权全部转让给了大股东——袁世凯的族弟袁世传(?1926),然后寓居沪上,开始了他的遗老生活。


晚清时期的刘园(上图,位于南京南郊)、胡园(下图,即愚园)


此时的愚园,也在时局动荡中连续遭遇战乱的破坏。民国2年(1913),张勋再度夺回南京,悍然纵兵掠城三日。据当时的报道称:南京“被劫一空,虽家具什物,亦搬运全尽。各等人民皆体无完衣,家无一餐之粮”。而原本风雅的愚园,竟被“辫子军”占为秣马屯兵之所,且一占数月!



民国4年(1915),大约是难以割舍对愚园的眷念,年届古稀的胡光国回到南京,目睹家园被“辫子军”糟蹋后的颓芜景象,他决定予以重修。于是,辟荒理残,葺圯补缺,粉刷出新,增构亭台,在空隙处新建“怀白楼”“揖蒋亭”“海燕楼”等,合前三十四景,号曰“愚园七十景”。自此,胡光国常常在园中以文会友,吟诗唱和,后又将这些作品结集刊印,名曰“白下愚园续集”。


(文章节选自《南京史志》2015年第一期,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朱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