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武定桥曾易名武宁桥吗?
责任编辑:陆晖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09-29 15:33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陆晖


武定桥位于南京城南长乐路中段,跨越内秦淮河,自建成迄今至少已有千年历史。

南宋《景定建康志》里,已经出现了武定桥之名:“武定桥在镇淮桥东北,淳熙中建,景定二年马公光祖重建,自书桥榜。”


南宋《景定建康志》


元代《至正金陵新志》也有武定桥的记载,并提到桥旧名叫嘉瑞浮桥(上浮桥):武定桥在镇淮桥东北,淳熙中建,景定二年马光祖重建,自书榜。旧名嘉瑞浮桥,又曰上浮桥,时长乐为下浮桥也。


元代《至正金陵新志》


由此可见,武定桥之名在南宋景定年间就已存在(也可能在更早的淳熙年间)。另据晚清陈作霖《东城志略》:“武定桥,徐中山王达,谥武宁,桥适当王府第后,故曰武宁,以避宣庙讳,易今名。”所谓“避宣庙讳”,就是为道光皇帝避讳,因为道光皇帝的名字叫旻宁。


·陈作霖《东城志略》


此说法在一些诗文中可以找到佐证,如清嘉庆年间陈文述在《东西花园》中写道:“东园在武宁桥东城下,西与旧院邻。”可见,在明初徐达死后至清道光之前,武定桥的确曾被称为武宁桥。


·陈文述《秣陵集》


综合史料文献,梳理出武定桥名变迁顺序,大致如下:南宋淳熙年间始建,景定二年重建,初名嘉瑞浮桥(上浮桥),后定名武定桥,明初易名武宁桥,清道光年间复名武定桥,沿用至今。

但是此结论依然存在疑点,因为许多明清时期文学、艺术作品,在涉及此桥名时仍写作“武定桥”。

例如,明代冯梦龙在《情史》记载了一桩发生在武定桥的故事:一位不愿受辱的烈女子在武定桥边自尽,留下一首绝命诗:“不忍将身配象奴,自携麦酒祭亡夫。今朝武定桥头死,一剑清风满帝都。”这篇故事时代背景交待得比较隐晦,实际上它反映的是“靖难之役”后朱棣迫害建文忠臣家属的史实(余怀在《板桥杂记》中也提到此事)。此时徐达已死去多年,但文中仍然出现了武定桥的名字。


·冯梦龙《情史》


《情史》毕竟只是野史,不足为凭,我们来看看权威的明代皇家典籍《永乐大典》。《永乐大典》编纂时间在永乐元年至六年(1403-1408),距徐达去世的洪武十八年(1385)也就二十年左右,按《东城志略》口径,此时武定桥应已改名为武宁桥,但书中依然写道:“武定桥,在织锦三坊内,今仍旧名。”


永乐大典卷之七千七百一《十九庚·京》,明嘉靖隆庆间内府重写本


此外,明嘉靖《南畿志》、明《正德江宁县志》、明《万历江宁府志》,以及明代顾起元《客座赘语》和朱之蕃编、陆寿柏绘《金陵四十景图像诗咏》、明末清初余怀《板桥杂记》、清代康熙年间高岑绘《金陵四十景》等等,都出现了“武定”桥名。


明嘉靖《南畿志》


明《万历江宁府志》


·高岑《金陵四十景》


清嘉庆《新修江宁府志》

至于陈作霖提及的为道光避讳情况,在南京一地尤为突出,因为当时南京叫江宁(寜),正好和皇帝名字犯冲,但当时采用的方法是用不同写法的“甯”字替换。典型的例子,正好是嘉庆年间编撰一部地方志。清嘉庆年间,由时任江宁知府吕燕昭主持编修、姚鼐总纂了《江宁府志》,这部地方志现存两个版本。初版本为嘉庆辛未初刻本,名为《新修江宁府志》。这个版本里的“江宁”二字,还是写作“江寜”,此时尚不需要避讳,但该书中的“武定桥”并没有写作“武宁桥”。


清光绪《重刊江宁府志》


另一个版本是光绪六年的重刊本,为了与初版区分,名为《重刊江宁府志》。这个版本对初刻本的内容进行了校订,并把“江寜”一律改为“江甯”,以避道光名讳,而对初版中的“武定桥”,自然不需作任何修改。

清《同治上江两县志》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清同治年间,陈作霖也参与了《同治上江两县志》的编撰,但这部方志记载的武定桥各时期名称中,却仍然找不到“武宁桥”。

综上,自南宋定名以后,武定桥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从未被中止,只是在明清的一段时间,它多了一个“武宁桥”的别名。武定桥和武宁桥这两个名字,在这一时期是并存的(类似情况,如紫金山与钟山、石头城与鬼脸城、雨花台与石子岗)。其中,武定桥较为正式,普遍在书面文字中采用,武宁桥则近似俗称,可能更多在民间口头使用,二者不是互相取代的“易名”关系。到了清代道光年间,因为需要避讳,原本就不算太正式的“武宁桥”自然停止使用,“武定桥”成为该桥唯一的名字(因为之前一直没有弃用,所以这时也无所谓“复名”),持续沿用至今。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