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内秦淮河的文学游——写在5.19旅游日
责任编辑:于峰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05-18 18:30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于 峰

享有“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美誉的秦淮河是南京的母亲河,和长江共同孕育了璀璨的金陵文化。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条城市内河,能够拥有秦淮河这样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积淀。秦淮河也是一条流光溢彩的“文学之河”,流淌着历史,浸润着书香,中国文学史上,太多耳熟能详的诗词歌赋、散文小说诞生于秦淮河两岸。

此处展示的是一条沿着内秦淮河的文学旅游路线,在欣赏秦淮两岸旖旎风光的同时,共读与秦淮河有关的文学名篇,感受南京这座“世界文学之都”的迷人魅力。


东水关


秦淮河,古称龙藏浦、小江、淮水,汉代起称淮水。传说秦始皇东巡时“凿方山,断长垅为渎,入于江”,以泻金陵王气。但秦淮河不可能是人工开凿的。南宋《六朝事迹编类》认为:淮水“自方山西流大江,分派屈曲,不类人功,非秦皇所开”。经后世地质、考古学者论证,秦淮河属自然河道,仅有小部分河道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秦淮河流域图


秦淮河有南北两源,北源句容河发源于句容市宝华山南麓,南源溧水河发源于南京市溧水区东庐山,在江宁方山西北村汇合,流经南京城区,最终汇入长江。在南京主城区,秦淮河又有内秦淮河与外秦淮河两支。从东水关到西水关的、流经南京老城南的秦淮河长约十里,也就是内秦淮河。大部分文学名作中的“秦淮河”就是特指“十里秦淮”。清代南京状元秦大士有诗曰:“兴亡莫漫悲前事,淮水而今尚姓秦。”淮水何时开始姓秦,据考证始于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泊秦淮》应该是最早将淮水称为“秦淮”的名作之一。


《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东水关是秦淮河水流入南京城的咽喉,也是南京城墙上保留至今的唯一一处水关,起控制秦淮河水位和流速的作用。东水关始建于杨吴筑城时,旧称“上水门”。杨吴政权扩建南京城,将秦淮河包入城区,流入城区的部分河道即内秦淮河。东水关共有三十三座券洞,分三层排列,每层十一券,下层十一券为通水之用。


东水关公园


在东水关遗址旁边,内秦淮河与杨吴城壕交汇处的岸边,有著名文学家朱自清、俞平伯两位先生的塑像。朱自清与俞平伯同为北大校友,私交甚密。1923年夏天,朱自清邀请俞平伯南下度假。他们先游了西湖,后又结伴前往南京。在南京时,他们相约夜泛秦淮河。夜游中,他们约好以《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为题,各写一篇散文。1923年8月22日,俞平伯在北平写成《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1923年10月11日,朱自清在温州写成《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两篇散文有着浓郁的个人风格,各有千秋。评论家李素伯说:“俞先生的是‘朦胧之中似乎胎孕着一个如花的笑’,而朱自清先生的是‘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

    一次共游秦淮河,一次好友间的“命题作文”,成就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节选)

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我们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


白鹭洲公园


 走入东水关,就来到南京城内。沿着大石坝街一路前行,左侧是白鹭洲公园、鹫峰寺。白鹭洲公园前身是明代徐达后裔徐天赐的“东园”,曾是南京最大的园林。王世贞对东园有“其壮丽遂为诸园甲”的评价。

路的右侧是前几年新建的吴敬梓纪念馆,虽非古建筑,但经过考证,这里正是当年吴敬梓移居南京后所居住的“秦淮水亭”所在地。也就是说,长篇小说《儒林外史》正是诞生于这一片区域。


吴敬梓纪念馆


吴敬梓(1701~1754),安徽全椒人,清代著名文学家。1733年,吴敬梓因家族矛盾移居南京,居住在淮清桥附近的“秦淮水亭”。吴敬梓本为名门世家之后,但命运不济,科举不第,又逢家道中落,乃至漂泊浪荡。他目睹社会的阴暗丑恶,科举制度的腐朽落后,知识分子阶层的无耻堕落,将一腔悲愤和无情的嘲弄熔铸于笔端,写出了著名的长篇章回体讽刺小说《儒林外史》。这部被鲁迅先生誉为“讽刺之书” 的杰出作品生动地描绘了科举、礼教和官场腐败,敏锐而细腻地塑造了科举制度下封建文人的群像,立体地展现了十八世纪我国的儒林生态、世态炎凉。



 “江左烟霞,淮南耆旧,写入残编总断肠。”吴敬梓在南京度过了人生中后期大部分时光,南京城的富贵繁华、温柔旖旎,在他的笔下都有着细致刻画。《儒林外史》全书共56回,其中以南京为背景的内容就有25回。因此,《儒林外史》在揭示社会现实的同时,也展示了南京深厚的文化传统和地域文化,为后人留下了一幅无比生动的明清南京市井风情画卷。


《儒林外史》(节选)

    这南京乃是太祖皇帝建都的所在,里城门十三,外城门十八,穿城四十里,沿城一转足有一百二十多里。城里几十条大街,几百条小巷,都是人烟凑集,金粉楼台。城里一道河,东水关到西水关,足有十里,便是秦淮河。水满的时候,画船箫鼓,昼夜不绝。城里城外,琳宫梵宇,碧瓦朱甍,在六朝时,是四百八十寺;到如今,何止四千八百寺!大街小巷,合共起来,大小酒楼有六七百座,茶社有一千余处。


桃叶渡


从吴敬梓纪念馆往西走上百米,我们就来到桃叶渡。这里与杭州西湖的断桥一样,充满了浪漫温馨的色彩,是我国古代一处著名的“爱情文学地标”。

桃叶渡是南京著名古渡,位于秦淮河与古青溪水道汇流处。民间传说,东晋时,秦淮河与青溪岸边栽满桃树,春天起风时,一片片桃叶轻浮在水面。撑船的艄公望那满河浮泛的桃叶,笑谓之“桃叶渡”。

东晋著名书法家王献之有爱妾名唤“桃叶”,她常常往来于秦淮两岸,王献之放心不下,每次都亲自在渡口迎送,并为之作《桃叶歌》。从此,渡口名声大噪,本来的名字“南浦渡”反而不再被人提起,而被称呼为“桃叶渡”了。 


《桃叶歌》

    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

    桃叶复桃叶,桃树连桃根。相怜两乐事,独使我殷勤。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桃叶渡附近还有文正桥、利涉桥、邀笛步等古迹。记录在《世说新语》《六朝事迹编类》等书中发生在邀笛步的“停艇听笛”掌故同样值得一提,王徽之和桓伊的惺惺相惜、心灵默契,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六朝士人的潇洒与旷达。



《世说新语》(节选)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江南贡院


 从桃叶渡沿着秦淮河继续前行,经过利涉桥遗址、平江桥、文源桥往右拐,呈现在眼前的,是我国古代规模最大的科举考场之一的江南贡院。

江南贡院是明清时期举办江南乡试的场所,江苏、安徽两省的考生们来此赶考,很多人在这里展开了此后或悲或喜的前途命运。


南宋《重建贡院之图》,出自《景定建康志》


江南贡院始建于宋乾道四年(1168),最初是建康府、县学考试的场所。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集乡试、会试于此,考生众多,不敷应用。明成祖永乐年间在此重新兴建贡院,始具规模。永乐迁都后,此地仍为南都乡试所在地。清承明制,一如其旧。道光年间,江南乡试重新修建。咸丰年间,文庙、学宫俱遭兵火,贡院独存。同治年间又重新扩建,范围更大,居全国各省之冠。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科举后,贡院闲置无用。民国7年(1918)贡院被拆除,开辟为市场。1927至1949年为南京特别市政府所在地。现存明远楼、飞虹桥等建筑。


明远楼


 有清一代,江南贡院共举办112次乡试。在这里中举、又在京城中了状元的“学霸”,江苏有49人,安徽有9人,共58人,在清代全国112个状元中超过一半。黄观、唐寅、吴承恩、徐光启、郑燮、吴敬梓、林则徐、秦大士、黄思永、张謇、陈独秀等,都曾在此留下难以磨灭的人生记忆。明弘治十一年(1498),唐伯虎在乡试中考取第一名,人们遂称他为“唐解元”;光绪二十三年(1897),19岁的陈独秀来南京参加江南乡试,目睹江南乡试中丑恶而荒唐的景象。那个走火入魔的大胖子考生,给陈独秀留下巨大的心理阴影。那次江南乡试陈独秀名落孙山,但他的所见所闻和沉思冥想, 启发他要改良中国的文化,改变中国的社会,这次经历也成为二十几年后他成为中国新文化运动主帅的历史起点。


《江南乡试》(节选)陈独秀

 有一件事给我的印象最深,考头场时,看见一位徐州的大胖子,一条大辫子盘在头顶上 ,全身一丝不挂,脚踏一双破鞋,手里捧着试卷,在如火的长巷中走来走去,走着走着,脑袋左右摇晃着,拖长着怪声念他那得意的文章,念到最得意处,用力把大腿一拍,翘起大拇指叫道:“好!今科必中!”


乌衣巷口


乌衣巷口,残阳夕照。隔着秦淮河与夫子庙“对望”的乌衣巷,是很多游客来到南京必访的去处。东吴时期,乌衣巷是禁军驻地,禁军官兵都穿着黑色衣服,因此这条小巷被称为“乌衣巷”。

西晋王朝覆灭后,豪门贵族纷纷南迁,王导、谢安两大家族渡江后,拥立琅玡王司马睿为东晋元帝。从此,王、谢等贵族官邸即设在建康乌衣巷内,一时名声大噪,为内秦淮河南岸闻名的朱门大宅之地,他们的子弟也被称为“乌衣郎”。

世家大族定居秦淮河边,主要出于运送物资的考虑。同时,那些贵族男子也像女人一样涂脂抹粉,“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他们洗手洗脸,洗下来的脂粉倾倒在河中,使淮水变色,无怪乎朱自清在泛舟秦淮时,发出了“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的疑问。 

隋平陈,终结六朝后,为扫除金陵“王气”,下令将“建康城邑,并平荡耕垦”。一时间,六朝豪华的宫阙、官署、殿宇等建筑物被全部拆除,夷为平地。乌衣巷的豪门巨宅也未能幸免,芳草萋萋,断壁残垣,使得刘禹锡发出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慨叹。


《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王导谢安纪念馆


 在乌衣巷中诞生的历史典故很多,《世说新语》记载了“坦腹东床”“管中窥豹”“一往情深”等生动故事,古人形容女子有才,称为“咏絮”也与乌衣巷的谢氏家族有关。东晋女诗人谢道韫是谢安的侄女、王羲之的儿媳。谢道韫很小的时候有一回和兄弟姐妹们在一起,适逢下雪,谢安兴致大起,指着洋洋洒洒的雪问孩子们:“白雪纷纷何所似?”这时侄儿谢郎立即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而道韫悠然思考后答曰:“未若柳絮因风起。”谢道韫将飞雪比喻成柳絮,恰当而传神,体现了她超过普通人的文学才华。就是这样一段吟诗偶得的佳话,成为后世文人墨客津津乐道的典故“咏絮之才”。


《世说新语》(节选)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谢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


李香君故居陈列馆


从乌衣巷的王导谢安纪念馆出来,右拐上大石坝街,走上五十米就能看到李香君故居陈列馆。

李香君,原名李香,号“香扇坠”,原姓吴,苏州人。因家道败落,漂泊金陵。李香君八岁时,随养母李贞丽改吴姓为李。是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艳之一。她歌喉圆润,但不轻易与人歌唱;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特别擅长弹唱《琵琶记》。



在清代初年的南京,流传着李香君与复社文人、明末“四公子”之一侯方域的一段爱情故事。孔子六十四代孙孔尚任早年隐居石门山中,就从亲友处听得这段南明遗事,写成历史传奇《桃花扇》第一稿。康熙二十八年,孔尚任为进一步完善《桃花扇》的创作,来到江宁(南京),凭吊前朝遗迹,拜访南明遗老,寻找李香君故居,搜集了大量有关南明兴亡的史料,也充分领略了金陵风情景物。

康熙三十八年(1699),经三易其稿,孔尚任终于完成了《桃花扇》。“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桃花扇》以南明为背景,以侯方域与李香君离合悲欢的爱情故事为线索,以大量“实人实事”,深刻反映明末社会状况,揭露弘光政权的腐败无能,讴歌民族英雄史可法以及下层人物李香君、柳敬亭、苏昆生等坚强不屈的精神品质。《桃花扇》问世后,以曲折的故事情节和高超的艺术感染力,赢得高度关注,也勾起明朝故臣的亡国之痛。《桃花扇》与《长生殿》并称为清代戏曲的“双璧”,是中国文学史上经典的戏曲佳作。

李香君故居“媚香楼”早已湮灭。1925年,大石坝街发现过“媚香楼”的界碑,附近的晚清建筑清代袁道台宅邸为典型的秦淮河房,曾作为电影《桃花扇》的拍摄地,因此20世纪80年代,以这座古宅为依托,建成李香君故居陈列馆。


《桃花扇》(节选)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于峰,资深媒体人,南京市地方志学会理事。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