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杏林说 民国金陵四大名医(四)
责任编辑:钱秋睿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1-09-13 11:31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第四回      张简斋妙手趣相面

      乐掌柜同仁初成堂



上回书说到张栋梁行医仁心仁术,救治病人又自有一番手段,终成名医美名,后来又与乐笃周在磨盘街相识恨晚,携手展开义诊,当时在南京城里更成一时佳话。

但若要说起这与他并称“金陵二张”的张简斋,却又全然是另一回事了。

张简斋声名赫赫,便是不清楚中医学界的,或多或少也觉得这个名字有几分耳熟。他是“南张北施”中的“南张”,“金陵四大名医”之首。

其人出身中医世家,祖上三代皆从医,承孟河医派而独创金陵医派,这是家学渊源。而他本人,早年则随他的父亲张厚之修习医学,后来逐渐闯出了自己的名头来。他这一生,行医有四十余载,经验丰富而手段创新,常有用药大胆之举。据传他曾为治患者腹泻,开药中有三钱砒霜,惊得药店都险些不敢给他拿药。


张简斋


张简斋不但行医用药手段颇奇,还有一套看人的好本事。常言说医相不分家,是老话里讲相术与医术的关联,这一点在张简斋的行事之中颇可一观。

他行医时常与三教九流交际,也懂得他们的行话,断人自有一套法子。坊间传言他曾在后宰门遇上过一个身上画着刺青涂鸦、走路跛着高低脚、身上还带着伤的年轻人。当时张简斋跟他搭话,问他:“下雨天怎么不带伞?”

这是行里的话,意思是问这个年轻人是不是道上混的。

年轻人也听得懂他的话,就回他:“习惯了,就好个雨打风吹。”

也就是承认了自己混道上的,有几个年头了。

张简斋又问他:“早上喝的是馄饨?”意思是问他是不是被人砍了。

年轻人叹口气,答他:“是的,加了辣椒没要葱。”

是在解释自己被打不是因为冲动,是帮人出头才被砍了的。

一段闲话聊完,张简斋连忙招呼这年轻人进来包扎了伤口,旁边的助手瞧得都愣了,等年轻人走了,连忙好奇地问他:“先生为何招他进来,这不就一混混流氓吗?”

张简斋听了,便教助手:“以貌取人最不可取,别人都说我会看相,其实我是看心。这小伙是见义勇为负的伤,不救他以后谁还敢做这仗义人儿?”

但您要说张简斋这样的奇人有没有看走眼的时候?那当然也是有的。

驮着唐三藏一路西天取经的白龙马都有个失了前蹄的时候,马高蹬短谁都有。

而张简斋这一回,恰恰便栽在了乐笃周的手上。

那是民国十六年(1927)的一件趣事。当时初来乍到的乐笃周刚刚将南京同仁堂建起来,尚没有日后乐大掌柜一呼百应的气度,为了同仁堂日后的发展计,他特地去拜访“四大名医”,寻求合作。一如诸君在前回之中所见,其他三位都脾气颇佳,仁心仁术又肯讲道理,与同仁堂合作是互惠互利、利医利名的好事,三位自然都乐意答应,张栋梁更是与乐笃周一拍即合,几次举行了义诊。但张简斋就不那么好说话了。

张简斋不但名气是这四人里最响的,脾气也颇有几分乖戾促狭,听闻乐笃周要去拜访他,便提出要先给乐笃周相个面再谈其他。当时民国科学盛行,相学之说在当时不少“进步人士”看来都有神棍之嫌,乐笃周早年在西方留学,心里对张简斋的第一印象更免不了如此。

而张简斋对乐笃周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在看到了乐笃周的拜访帖后,他首先从措辞中断定这是个年轻人。倘若真的是北平来的那家同仁堂,怎么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子到首都南京开分号?拜访帖还说什么“寄望从此往后,南北同仁堂遥相辉映”,口气过于狂妄了些。这样的人要么是个“江湖骗子”,要么就是个志大才疏的“公子哥”。

抱着对彼此不甚友善的第一印象,两人碰面了。

“神棍”张简斋率先发问:“听说你留过洋。你们留洋过的不都是说中医是糟粕吗?

“志大才疏”的“骗子”乐笃周也不甘示弱:“我是留过洋,但我从小是在北平乐家的老药铺中长大的,中医、中药到底好不好我是有发言权的。留学让我学会了如何辩证地看待事物,而无数的中医施救案例完全可以佐证它的好坏,这就是科学。我的理想就是用一生去证明它。倒是您,作为南京城最大的名医,为何把看相这一虚玄之事看得这么重?”

张简斋闻言就蹙起了眉,道:“我并非看相,而是看人心。是外界把我说成虚的了。有的人是心病,有的人却有邪心,我虽不治他们,但也会推荐给其他的医师,从未有过耽误。”



乐笃周还待再言,门外却有一人匆忙寻来。只见来人一身军官打扮,三步两跨就到了张简斋跟前,道是第一夫人罹患疾病,请张简斋过去诊治。张简斋起身稍稍整理仪容,便同这军官去了。

走前还叫上了乐笃周。

乐笃周颇感诧异,到了府邸还有些扭捏,张简斋看了眼说道:“走吧,你越缩着越紧张,我们今天是来看病救人。其他的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多的甭管。”

到时只见宋美龄脸色蜡黄,时不时地抿嘴忍痛,看来病得相当严重,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尽量保持着自己的仪态。

张简斋与乐笃周作了简单的问候。

在望闻问切之后,张简斋将三副药方递交给了乐笃周,继而用大夫特有的关切语气跟第一夫人说道:“前面两副是我开的治胃病的方子,连喝七天,每天两次。在觉得有所好转后,去抓这第三副方子。或者直接找他,他是北平同仁堂乐家的人,这参梅养胃汤是同仁堂的经典方子,他们调配得最好。切记,也是每天两次,直到胃部再无疼痛,渐有胃口为止。”

此间事了,两人一并回返,乐笃周不由好奇,问张简斋此为何以?张简斋这才叹惜一声,道:“见了你就好像见了年轻时候的我一样,我之前也听过你,知道你来南京开同仁堂是有大志向的,可南京城中药铺何止上百?便是有数的名医也不算少,你与其一个个拜访过去,不如我给你搭个线。”

爷俩相视一笑,绝口不提最开始彼此看人走眼的事情了。

这便是金陵四大名医和南京同仁堂之间的诸般故事之始末了。

正所谓:同修仁德共济事,妙手善心晓岐黄。

金陵若寻杏林往,四大名医各有长。



拟稿:钱秋睿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