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来自百年建筑的见证:——这是中国人扬眉吐气的日子!
责任编辑:石高兵 朱鹏  文章来源:地情研究利用处 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1-09-09 16:54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油画《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陈坚/绘


当我们沿着黄埔路往北走到尽头,会看到戒备森严的部队大院,里面是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旧址,其中留存的一幢建筑历经百年依然矗立,它就是见证了中国近现代战争史上胜利荣光,见证了中国人扬眉吐气光辉时刻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


2013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旧址被列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决定在南京筹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又称黄埔军校南京本校,校址设在清朝陆军学校旧址。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自1928年兴办到1937年因抗战西迁成都止,历时10年。

办校之初,沿用原学校的建筑,后由于学校规模不断扩大,加上原有校舍破旧不堪,从1928年至1933年先后建造了大量的校舍,最终形成了以西式建筑为主基调的建筑群,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有1号楼、大礼堂。

1号楼是清政府陆军部招标并完成建设的建筑,始建于1908年,平面为“一字形”,东西长139米,南北宽11.5米,占地面积1504平方米。中间部分高三层,两侧高二层,混合结构,屋顶铺水泥平瓦。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成立后,这里成为校部办公楼。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号楼


大礼堂位于学校的中央。1928年9月开工建设,次年2月竣工,由工程师张谨农设计,杨仁记营造厂承建。坐北朝南,平面呈长方形,高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占地面积1530平方米。坡屋顶上覆灰色波纹金属瓦。建筑式样受到法国文艺复兴时期宫殿式建筑的影响,中央主入口处门廊前矗立着八根爱奥尼亚式巨柱,门廊顶部建有钟楼;东西两侧入口处墙壁之上各装饰有四根爱奥尼亚式立柱,其上各建有一座塔楼。中央主入口处有三个拱门,东西两侧入口处各有一个拱门。


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


1945年9月9日上午,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黄埔路陆军总司令部、原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

当天南京城披上了节日的盛装,一些主要街道均用松柏树枝扎起彩色牌楼,牌楼中间嵌着“胜利和平”4个大字。陆军总司令部大门上也扎满松柏,上书“和平永奠”。


当时的陆军总司令大门


司令部从轩门通往受降签字地点大礼堂的两侧道旁,竖着联合国50个成员国的国旗,礼堂正门上方醒目标着“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典礼会场”14个金字。


当时的陆军总司令大礼堂


8时56分,中国陆军总司令、一级上将何应钦率中国参加受降官4人入场,他们分别是: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陆军二级上将顾祝同,陆军总参谋长、陆军中将萧毅肃,海军总司令、海军上将陈绍宽,空军第一路司令、空军上校张廷孟。

接着,日方投降代表、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率领随员依次入场: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参谋小笠原清、日驻华海军舰队司令官福田良三、日第十方面军(台湾军)参谋长谏山村树、日第三十八军(法属印度支那北部驻军)参谋长三泽昌雄,他们代表日本中国派遣军、驻台湾军与法属印度支那北部驻军向盟军中国战区投降。日军投降代表向受降官鞠躬后坐下。

9时整,受降仪式开始。何应钦令将两份分别以中、日文印制的日军降书交冈村宁次阅读签字。冈村宁次匆匆阅过降书,即在降书上签字盖章,由小林浅三郎递呈何应钦。何应钦检视后,也在降书上签字盖章,并将降书一份,由萧毅肃交冈村宁次。

9时15分,何应钦命令冈村宁次等日方代表退席,至此,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结束。何应钦随即在大礼堂发表简短广播演说:“敬告全国同胞及全世界人士,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已于9日上午9时在南京顺利完成,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这是八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果,东亚及全世界人类和平与繁荣从此开一新的纪元。



(文章来源:卢海鸣《南京民国建筑》、中共南京市委党史办《南京地区抗日战争史(1931-1945)》,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石高兵

朱 鹏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