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教师节:老师好!
责任编辑:钱秋睿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1-09-09 14:53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我第一次见到陶行知先生是在民国十六年(1927年)的春天。

南京北郊和平门外的山下,有个叫晓庄的地方,我常年住在这里。那会儿民国政府正忙着迁都,忙乱匆匆几不得闲。

先生却决定在此地办学。

三月十五日,晓庄师范正式开学。那一届先生的学生共一十三人,学生不多,老师也少,但开学典礼办得极盛大,名流显贵和好看热闹的乡野村民们趋之若鹜。劳山这地方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一时竟叫我    有些不习惯。



陶先生是学校的校长。

听说先生年轻时留洋去过美利坚,是政治学和教育学的双硕士,十年前回国时被聘作了南京高等师范的教务长,任教授、教务主任及教育科主任。但那会儿先生目之所及之中华全是满目疮痍,国家贫困到难以想象的程度,先生说,这病根乃在教育。

三年后先生创立了“中华教育改造社”,任总干事。此后先生逐渐辞去其他职务,专注“中华教育改造社”的工作。后与诸位同好一起,发起了以“教育救国”为主张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这是先生逐渐注重起平民教育和乡村教育的起始。

先生的课听来是极有趣的。

一如先生在开学典礼上所言的那样,这是一场向传统教育的宣战。

学校没有教室,没有礼堂,但这没有关系,在晓庄,蓝天便是屋顶,大地便是屋基。在这所伟大的学校里,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丰富的知识。这个想要与大世界沟通的小村庄里的小学校,在中国平民教育的进程中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是听过先生的课的。

在山野,在乡间,在村口的树下,在稻田的埂边。

先生喜欢在这些地方上课,说这叫“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要让学生们“在劳力上劳心”,如此才能做到“知行合一”。

我听不懂这些道理,但我喜欢看先生上课。

上课的时候先生说:同学们好。

十几个年轻后生就乖乖地应先生的话:老师好!



陶先生的课总是最有趣的。

他会头戴草笠,脚穿草鞋,带领师生一起参加建校劳动。

学校的图书馆叫作“书呆子莫来”。先生说,他想要培育出的,是具有“农夫的身手,科学的头脑,改造社会的精神”的“活的乡村教师”。

那些日子多好啊,好像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了盼头一样,先生每天都活力充沛地领着学生们在乡野间讲学。

我那会儿常常遇到他们,每个脸上带着希望的少年人,像原野里秋收的麦田,灿烂而饱满。

红色的草种随风吹彻神州山河,也吹到晓庄师范,落地生根。

风在摇他的叶,草在结他的籽。

我们站着,不说话,便十分美好。

可我生在乱世,早该明白,好景不常有。

民国十九年(1930年)四月,晓庄师范师生参与和记洋行工人运动,国民政府藉此下令将晓庄师范关闭。数名师生因此被捕,十四名同窗俱遭杀害。听说先生也遭到了严重的通缉,被迫暂往东洋避居。

后来的消息,陆续随风送来。



【1931年,陶行知自日本潜回上海,发起“科学下嫁运动”。

1932年,陶行知在上海工人区和郊区农村创办“山海工学团”。

1934年,陶行知创办《生活教育》半月刊。

1935年,陶行知与马相伯、沈钧儒、胡愈之等270余人联名发表《上海文化救国运动宣言》,响应中共号召“停止内战,一致抗日”。

1936年,陶行知组织“国难教育社”,被推举为社长,后受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委托,出使欧、非、亚、美等28国,宣传抗日,募捐筹款支援抗日运动,并应邀出席在伦敦召开的第七届世界新教育会议……】

此后的故事我便不曾再有幸听闻了。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的冬天太冷,本就难熬,况且我早就失了旧日的巢。

我不过是昔年晓庄师范檐下新生的燕子,能活十载,已很是不容易啦。

可我还是很怀念我小的时候,晓庄的春天有菜粉蝶飞过的稻田,还有陶先生请来的先生们,斯斯文文同学生们说:同学们好。

年轻的后生们就乖乖应:老师好!

【1938年,陶行知回国,被推为“生活教育社”理事长,出版《战时教育》杂志。

1939年,陶行知在重庆凤凰山创办育才学校。

1945年,陶行知协助民盟创办《民主》星期刊,将《战时教育》改为《民主教育》。

1946年,陶行知在重庆创办社会大学,任校长;7月16日,给大众留下了著名的《给育才学校师生的最后一封信》;25日,因脑溢血猝然辞世,终年 55岁。】



太阳西落又东升,燕子南去又北返。

1951年1月,晓庄师范于原址复校。

高堂素壁,明窗净几。

有先生踏着铃声步入教师,说:同学们好。

学生们就乖乖地应:老师好!


拟稿:钱秋睿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