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小康回眸老物件 | 我家的“购煤凭证”
责任编辑:左中仪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21-07-21 15:13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随着改革开放,如今城市居民的生活燃料已全面进入“气”与“电”的时代。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起,南京市民曾经度过了漫长使用“柴”“煤”的阶段。今天,我们在享受着现代化的生活模式时,忘不了曾经的那一段艰苦岁月。



50 年代初,南京市民的生活燃料主要还是用柴火。那时,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柴火灶。有条件的人家砌有灶台,可放置两、三口大铁锅,在两口锅间置上一个盛水的铁罐,可以利用柴火的余热温水。灶台上高高的烟囱伸出房顶,不仅可以将烟导出屋外,还可以加快空气流通,起着助燃作用。

南京这座百万以上人口的大城市,周边多是丘陵和平原, 柴草的供应毕竟有限。随着城市人口的激增,“柴”改“煤”是必然趋势。据史料记载:早在清道光元年(1812),南京城出现了第一家煤炭店。在以后的近百年中,南京的煤炭业发展几乎处在停滞状态。



直到1940 年代后期,煤炭店开始供应一种机制的小煤球,由于当时的煤球炉过于简陋且使用不便,故并不受市民欢迎。1950 年代初中期,相适应的煤球炉问世,加上柴草供应的缺乏, 南京市民才逐步摒弃了柴火灶, 开始使用起煤球炉来。此时的煤球类似“白果”样的扁圆状、约鸡蛋大小的小煤球,是用煤粉掺入少量黄泥,用机器压制而成的。1958 年前后,蜂窝煤的问世,小煤球逐渐淘汰,南京市民的生活燃料开始进入了“ 蜂窝煤”的时代。



“蜂窝煤”,南京人称之“煤墼”。起初的煤墼为圆柱体,高120 厘米,直径140 厘米,12 个上下贯通的14厘米直径的圆孔,按2∶4∶4∶2分成4排匀称排列。煤墼是用无烟煤粉碎后,掺入少量的水、石灰与黄泥压制而成的。多年以来,制作煤墼都是手工操作。将煤料放入模型里, 用铁锤砸上十几下,成型脱模后放到边上晾晒至七、八成干,方可出售,这一过程被称之为:“打煤墼”。

当年,每个区都设有燃料公司,下属若干个煤炭店。笔者上学所经过的白下路与太平南路口(即今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所位置)就有一爿较大的煤炭店。煤炭店往往都是前店后厂,一堆备制好的煤料周边围坐着十几个打煤工,乒乒乓乓声不绝于耳,隔个几十米都能听到。



计划经济的年代里,煤墼是定量供应的,起初是发购煤证,后改为发煤票。单人家庭每月 80 块、2~3 人的 100 块、4~5人的120 块、5 人以上的150 块。



到煤墼店买煤,每块煤加点钱,就可以送煤上门。为了省钱,煤墼店还可给购煤者免费提供小推车或是箩筐,让购煤者自行运回家,但必须先要将购煤证押在店里。送煤工也是蛮辛苦的,满车的煤拉到居民家门口,足足有五六十斤重的煤墼,送到用户家的炉灶旁并依次码整齐。住在二楼以上的人家,就得全家出动自行搬煤上楼了。

本不值钱的煤墼,在当年也是蛮稀罕的。每家每户都会想方设法节约一些储存起来。除了防备雨雪天刚买的湿煤无法烧以外, 还要为冬季烤火备上一些。若是家中有近郊农村亲戚的话,用自行车载上一筐煤墼送人,可是非常实在的礼物喔。在近郊插队的子女,回乡下时, 也会带上一些煤墼。单位同事或邻里间将用不完的煤墼计划相互赠送,也算不小的一份人情。

到了1970年代的中后期,由于南京石油化工的发展,一种新型民用生活燃料液化石油气出现,市场上有了 10 公斤与 15 公斤两种灌装液化气供应,南京人称其“煤气包”。

液化气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传统生活燃料的使用模式,其高效清洁、使用方便等优越性,是 “柴”“煤”所无法比拟的。然而,由于液化气的产量有限,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故而,液化气并没有能迅速完全替代煤墼,而是“气”与“煤”并存了20 多年。几年后,南京城区开始逐步给有条件的住户安装管道液化气,也因此在玄武湖畔竖起了两个巨大的绿色“煤气罐”。

随着改革开放,城市建设的步伐加快,新建的楼房大多通上了管道液化气。天然气的“西气东输”,管道液化气全被更加高效清洁的天然气所替代。

从“柴火灶”“小煤球”,到“蜂窝煤”与“煤气包”,再到如今的“管道天然气”与“家用电器” 的广泛使用,从一个侧面折射出改革开放以来的社会发展和进步,也给我们这一代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


(文章节选自《南京史志》)


拟稿:左中仪

审核:陆惠娣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