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自有此官 从无此公——南捕厅通判高植的为官之路
责任编辑:梁刚  文章来源:秦淮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1-01-18 11:28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金毓平


南捕厅,南京老街巷,东起府西街,西接绫庄巷,曾名西锦绣坊。十多年前,这片区域开始老城拆迁改造,规划打造了熙南里历史文化街区,成为彰显南京特质的文化旅游新地标。



史料记载,清代南京城内有南捕通判衙署(简称南捕厅)和北捕通判衙署(简称北捕厅)两个专门从事缉捕工作的衙署。其中,南捕厅负责辖区内陆上的缉捕工作,北捕厅则负责水上缉捕工作。乾隆二十九年(1764),南捕厅来了一位新长官——通判高植,该人为官清正廉洁、勤于政事,体恤亲民、善于断狱,在他去世后,当时的大才子袁枚作铭曰:“俗吏之齗齗兮,夫子之肫肫兮。儒者之能薄兮,夫子之政卓兮。颓而萎而,侯不喟而!葬而藏而,畴敢忘而!”表达了他对高植逝去之惋惜、不舍以及对其为政之赞誉。


高植《武康县志序》,载于《(乾隆)武康县志》


高植(1699~1765),字槐堂。浙江武康县(今湖州德清)人。雍正乙卯(1735)举人,乾隆丁巳(1737)进士,三甲第十五名,赐同进士出身。历任德兴知县、德化知县、松江同知、扬州清军同知、江宁南捕通判,人称“槐堂司马”。 著有《来复集》二卷,今已亡佚。纂修《(乾隆)武康县志》和《(乾隆)德化县志》两部志书。其祖父辈高怡乃康熙三十三年(1694)甲戌科三甲二十四名进士,官知长洲县,迁鄜州知州,进工部主事,擢山东道御史。康熙六十年(1721)三月,因与任坪、范长发等十二位监察御史公奏:“恳请皇上独断宸衷,早定储位”,而被革职、锁拿,获罪入狱。雍正间,得释。这样说来,高植算得上出自官宦人家、书香名门,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


《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载:“臣高植,系浙江湖州府武康县人。年伍拾壹岁。乾隆贰年丁巳科三甲第拾伍名进士,今掣得江西饶州府德兴县知县缺。敬缮履历恭呈御览谨奏。乾隆拾肆年陆月贰拾玖日。”由此可知,高植中进士之后,并没有马上作官。乾隆十年(1745),应武康知县刘守成之请,纂修《(乾隆)武康县志》,成书八卷,约十五万字。在志书中,高植对那些孝行不足、漠视亲长,却希望能入志彰显声名的人进行了批评,并严守“其善必录之,其不善必核以削”的纂修原则,体现了他忠于实事、忠于历史,弘扬正义、秉笔直书的道德风范。

直到乾隆十四年(1749),高植才等到一个江西省饶州府德兴县(今为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知县的县缺,并上任,开始了他的为官之路。高植在德兴知县任上颇有建树与嘉言。《(同治)德兴县志》评价为:“清心寡欲,勤政爱民,廉俸外丝毫无所取。案无留牍,判断曲直,服其明决。严于捕盗,四境肃然,几至夜不闭户。”


高植《德化县志原序》,载于《(乾隆)德化县志》


乾隆十六年(1751),高植调任九江府德化县知县(今九江市)。刚上任时,他为了解德化县县情,欲向下级官吏找《德化县志》一阅,却被告知只有《九江府志》,而无县志,以往官员皆以府志为用。高植不信,经多方打听得知,康熙年间,德化县贡生文行远曾撰有一部体例完备又有独到之处的地方志书,名《浔阳蹠醢》,只是未冠以县志之名。此外,康熙时,德化知县宁维邦也曾修纂过一部《德化县志》,但未能刊行。此后,高植常以“化邑无坟志”为虑,公事之余,广泛收集有关德化县的资料,并于乾隆十九年初夏开始正式组织人员编纂,历一年,《(乾隆)德化县志》方成书。期间,高植已提升为松江郡丞。但因德化县志未能完成,且士民多方请留,又经九江知府董榕请示朝廷,说明原委,才允许志书修纂完毕再赴任。


 《高植传》,载于《(同治)德化县志》


据德清史志网《武康廉吏高槐堂》载:“高植在德化知县任上,政绩主要有以下三条:一是大力栽培士子,遇有闲暇,即督促士子刻苦攻读,月课季考,不一而足。二是修缮已经圮坏的各种建筑物,如文庙、学院、濂溪祠墓、曾子祠、岳王祠等,都重修尽善。三是创修《(乾隆)德化县志》。《(同治)德化县志》说他‘勤悫爱民,不尚智术’,是个务实爱民的清官。”

乾隆二十一年(1756),高植由松江海防同知(协助府、厅长官专管海防事宜的官职)调任扬州清军同知。因其兴修水利,“失察漕事”,降为通判。乾隆二十九年,高植任江宁府(今南京市)南捕通判。在江宁任上,袁枚《江宁南捕通判高公墓志铭》有载:“高槐堂先生任江宁南捕通判二年,病卒。邑之人走位相吊,泣且言曰: ‘自有此官,从无此公。’盖通判贰太守,于令为长,权轻而势逼。故避嫌者往往迂缓养名,而任事锐者又或乖于正。先生听讼如悬镜树臬,各以其影应,民多舍令来从先生。先生麾之,则涕泣抱牒,宿庑下不去。令妒有愠色,然亦无如民何也。天子南巡,大府属以供张事。先生昼理杂徭,夜决狱,烛跋漏沉,神思焦然。枚嘉先生勤,忧先生病,已而果绵惙以终。”这段墓志铭,袁枚将高植在江宁南捕任上的所作作为进行了一个简要的记述,从中可以看出,高植深得百姓的信任和爱戴,政绩卓著。因服务于乾隆皇帝南巡,日夜操劳,积劳成疾,累死于任上。


 袁枚《江宁南捕通判高公墓志铭》,载于《小仓山房诗文集》。


对于高植病逝,南京老百姓奔走相吊,哭着说,从朝廷设立南捕通判以来,就不曾见过像高植这样好的官员。高植为官清廉正直,在满清“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官场属于另类。又因为官期间,不蓄一钱,死后连丧葬费都差点没着落,更谈不上操办葬礼了。后经其子高文照多方筹措,才得以奉榇归里。


拟 稿:金毓平

审 稿:李琳琳

审 核:陆惠娣

发 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