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老南京酱园店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20-10-15 09:40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刘有海


颜料坊中段偏南有一家“道生酱园店”,远远望去只见一个大大的“酱”字写在门口墙上,几乎占了整整一面墙皮。以前只有当铺和酱园店才能在墙上写这么大的字,什么缘由至今我也说不清。


老城南酱园店


酱园店是前店后坊,大门和普通殷实人家大门一样。走进大门,穿过一个窄窄的天井,就到了营业厅。曲尺形的大柜台一直伸到屋后,柜台内一间屋,地下铺的木板以防潮湿,外面是方砖铺地,并放有两张太师椅和一条长凳,方便顾客休息。柜台内有两排落地木架,上面放着大小不一的坛坛、罐罐、盒盒,里面盛着各式酱菜、腐乳、酱类等等。木架前面放着一排大肚小口的陶瓷坛子,里面盛着各种油、醋、秋油(酱油)等,坛口一律用红布缝制的沙袋盖严,这要比用木塞严密得多、方便得多。



那时人家一般比较穷,每天一干二稀,就是早晚吃稀饭,中午吃干饭,所以酱园店的生意就好起来。其实那时的酱菜品种和现在差不多,但绝没有添加剂和防腐剂,所以大部分酱菜吃在嘴里都有一股酱香味或清香味。有些酱菜现在很少见了,例如大萝卜鲞,有半个桔子大小,腌得咸,风半干,上面全是细盐,一片萝卜鲞能吃二碗稀饭,这是最便宜的。还有大酱瓜、大头菜也是很便宜的。有些酱菜现在不做了,例如“胡萝卜鲞”是把胡萝卜腌过,风半干,吃起来别有风味,有嚼头。还有酱园自制的酸豇豆、腌蒜苗、韭菜苔,这些只有夏天才有。我们家喜欢买酱莴苣,又脆又绿又好吃,真是物美价廉。



那时整瓶整盒买酱菜的人家很少,大部分都是零买。买酱菜,店里都是称过重量以后用荷叶包起来。但是买菜油、醋、秋油等只能自带瓶、坛、罐、碗等。伙计用端子从坛子中提出来倒入漏斗中,再流入瓶罐之中,端子一般由大小不一的竹筒做成,分为 1 斤、半斤、2 两、1 两等几种。那时家中买酱菜、打酱油全是我们小孩子的事,店老板很少看到,老板娘只有最忙时才帮一会忙。至今印象深刻的是伙计,那时他三十岁上下,个子不高只一米六,人不胖有点轻微的络腮胡,主要特点是不拘言笑,脸上一直是一个表情,不喜不怒,但并不招人讨厌,相反偶尔嘻笑一下还蛮迷人的。

第二进是老板家住,第三进是操作间和工人住。三进后面是一个蛮大的院子,摆放着二十多口大缸,每个大缸能装三四百斤,每个缸上面都有一个尖尖顶的大盖子,天晴时盖子都掀开让太阳晒,大部分缸是做酱和酱油用,少部分缸是做酱菜。小时候我们常溜到后院看师傅操作,常常看到缸中有蛆在爬,师傅说酱缸中如果没有蛆,做出的酱菜就不鲜了。现在看来不管这话对不对,但说明那时酱菜是没有放防腐剂的。为什么酱菜在酱园中不会坏,我们买回家放二天就长霉了呢,至今我还找不出原因来。



每年夏末和秋天,萝卜菜瓜、大头菜等大量上市时候,店里伙计来不及加工,常常需要居民帮忙,好多大妈、大嫂以及放假的学生们,每个人带着菜刀、砧板、凳子来帮忙。师傅要求切什么样子,先切个样品,大家照着样子切。切100斤才几角钱,但大家很高兴,人多时连天井里也坐满人。人多话多,也很热闹。可惜这样的日子一年之中没有多少天,我也参加过几次。1955年,道生酱园店被并入秦淮区副食品工厂。

今天酱菜品种繁多,层出不穷,但再也吃不出当年酱菜的那种特有的酱香味和自然的清香味道,酱园店内那种酸、甜、苦、辣、香混合气味再也闻不到了。久别了道生酱园店,感谢你给我童年留下的美好记忆,至今难忘。


(本文选自《南京史志》2018年第一期)


(编研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