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最新星力九代注册送300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战争与文化的对话 ——漫议六合的人文精神
责任编辑:李唐海  文章来源:六合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0-06-22 15:51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天风


千古中国万种民性。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地域环境铸就了中国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和国民性格。这种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人文精神至今仍然深深地影响着华夏大地上的每个中国人,并对各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从而造就了不同的“省情”“市情”“县情”……,于是,探寻一地人文精神的内涵,便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笔者作为六合人,“生于斯,长于斯”,神游于六合故史,目睹家乡之变迁,有感于心,乃尝试以浅陋之学、拙劣之笔就六合的人文精神做一番探讨,以期能解开这座建城史比南京还早87年的古城的灵魂和精神实质。


瓜埠山国家地质公园(图片来自网络)


六合的人文精神到底是什么?要探讨这一问题,就必须到六合的历史中去寻找答案。而谈及六合的历史,就不能不提到六合历史上的战争。

战争与六合有缘。“冀鲁之通道,江北之巨镇,军事之要地,京畿之屏障”的重要战略地位,决定了六合历史上战乱频仍、兵祸连连。且看春秋战国时六合的归属:公元前571年,属楚;前506年,属吴;前473年,属越;前355年,复属楚。几乎每一次归属变更的背后,都有一番血雨腥风的恶战。六合在历史典籍中最早的记载居然也是和战争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襄十四年(前559),子囊师于棠以伐吴”(见《左传》)。后代战争更是掇拾即是,不胜枚举:魏太武帝拓跋焘击败刘宋王玄谟的军队后,率追兵直达长江北岸的瓜步山(即今瓜埠山),并在山上建立了行宫(即后来的佛狸祠),以至辛弃疾在《京口北固亭怀古》中长声悲叹:“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这大抵也是有关六合的最著名的辞章了。


(图片来自网络)


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在这里与清军展开“拉锯战”,居然还赢得了“铁打的六合”的“美名”。从周灵王十三年(前559)到清顺治十六年(1659),在六合境内发生的有记载的战争就达70余起!战争的摧残,使六合在历史上旋兴旋废,人文景观几乎损毁殆尽(故而今日硕果仅存的古建筑就显得格外珍贵)。人口的剧减剧衰,黍离之悲,兴亡之叹,六合人有太深太深的体会,史志中“兵连祸结,十室九空,田荒不治,蓬蒿没人”的凄惨景像的记载即是佐证。六合经济不发达,历史似乎也不能不承担责任。所以六合人渴望安定,厌恶战争,然而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却迫使六合人一次又一次被动地接受战争的荼毒──同为军事要地的丰、沛大地不同,彭城人似乎是主动地去迎接战争,故而“王侯与将相,不出丰沛间”──这也许是六合千百年来始终没出过特别杰出人物的原因吧!


(图片来自网络)


战争的洗礼熔铸了六合人坚韧不拔的性格和勤恳朴实的品质,六合人一次次从战争的废墟中重建起美好的家园,这种不屈的精神化作文化的表象繁花般绽放在古棠大地上。文化的血脉绵延相传,穿越了战争的断层,将六合的历史串连成一幅文化长卷。从程桥羊角山一带发现的新石器时代古人类遗址中(据推测为古棠邑的遗址),我们就可看到6000年前六合先民所创造的精致而成熟的文化。


六合出土的石器(图片来自六合区人民政府网)


作为春秋战国时“吴头楚尾”之地,吴越文化和荆楚文化在这里撞击交融,给古棠大地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存。1964年在程桥中学发掘出土的两组精美的编钟(一组9件,一组7件),据考证为春秋末期吴国的宫廷乐器。历经两千五百年的沧桑,依然音色清亮,乐律分明。在湖北曾侯乙编钟出土之前,它们是世界上出土的最大两组编钟。同期出土的两块白口铁,据郭沫若先生考证,断定为世界上最早的生铁实物……在六合这块热土上,不知道还埋藏着多少珍贵的文物,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它们与自宋至清六合所出的48位进士一样,都是曾经灿烂辉煌的古棠文化的见证!


六合程桥东周二号墓出土的编钟(图片来自六合保密微信公众号)


战争既给六合人民带来了灾难,也促进了文化的融合。历史上的几次大移民使六合成为南北文化的交汇地。从六合人不南不北、亦南亦北的口音中就可感受到南北文化交融的魅力。没有多少六合人敢说自己就是纯正的六合人──笔者的祖先就来自浙东沿海。移民文化对六合人文精神的影响是深远的。“重农轻商,安土重迁”的思想至今还在许多六合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田中生白玉,土内出黄金。”历史上的六合人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之情。“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即便日子过得再艰难,如果没有战乱侵扰,也很少有人愿意选择离乡背井外出谋生的道路。这也为六合人赢得了“恋家穷”的“美誉”。对传统的恪守往往会成为阻挡社会发展的障碍。然而这不意味着六合人是保守封闭的,六合人没有排他性,对新生事物和政治经济领域的新动向,六合人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然而,由于传统的势力过于强大,这种敏感往往演变成“醒得早、起得迟”的悲哀。但不满足于现状的心理又将最终使传统势力退居幕后。市场经济意识正从南到北深刻地影响着古棠大地上每一个六合人。跳出“小六合”,融入“大六合”正成为越来越多六合人的共识,恋土恋家与走向天地四方的思想矛盾在六合人身上交织在一起,而后一种思想正日益占到上风。正如六合这个不同凡响的名字一样,六合注定要重现历史的辉煌!


羊角山出土的龙形玉璧


然而重现辉煌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够。一度曾领先于周边区县的六合之所以现在落后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强大的精神驱动力。然而,厌恶战争的六合人今天却不得不去应对(而且是要主动去应对)经济全球化和新经济的挑战,去打一场经济建设的“翻身战”。而这如果没有不甘落后、思变思进的精神是不可想象的。今天我们终于欣喜地看到,这种精神正迅速在六合大地上蔓延开来。“抢抓机遇,加快发展,思进不止,只争朝夕”正成为六合人文精神新的内涵。相信有一天,六合人不会再慨叹培养出的人才“孔雀东南飞”,有着这样一种精神状态的地方必将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吸引人才的“蓄水池”。六合,彻底改变面貌,实现后来居上绝对不会是一个梦想。


(地情处 六合区志办)